新加坡援华物资跟随民航航班抵华
来源:新加坡援华物资跟随民航航班抵华发稿时间:2020-04-07 18:27:43


左三为安东尼·福奇。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向公众解释疫情该如何拿捏,福奇认为,在疫情重要信息和公众内心恐惧之间有着“微妙的平衡”。“这很难做到,因为你必须诚实。要确保你说的绝对是事实,不要隐瞒数据。”

加入白宫应对新冠疫情工作组第68天,安东尼·福奇5日少有地坐着参加发布会。记者问他最近的睡眠时间。他说,“之前是3小时,但我老婆想杀了我,所以现在每天睡5小时。”

79岁的福西身材不高、瘦削,说话声音沙哑。站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身后,双手交叉胸前是这位免疫学家的习惯性动作。

福奇说,美国抗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5日面对直播镜头,他手举“30天疫情防控指引”说,这是疫情防控“唯一也是最好”的工具。

此外,目前不少舆论呼吁“应让所有隔离人员下载自行隔离安全保护软件”,以确保隔离人员擅自离开隔离地点时,会自动发出警报。目前从海外入境人员下载该软件的比例达100%,但境内隔离人员中该比例仅为60%。更令人担忧的是,一些隔离人员为逃避监督,故意将手机放在家中或关掉手机定位功能后擅自外出,令防疫部门头痛不已。

这已不是福奇第一次在公共卫生危机中站到公众面前。美国医师协会最高奖“乔治·科伯”奖2007年的颁奖词是这样介绍福西的:安东尼是一位伟大的沟通者。在一次次新发和再发传染病重大危机中,他多次出现在全国的电视屏幕上,为美国人提供自信、洞见、现实和可靠的建议。

《华盛顿邮报》说,尽管在疫情暴发之前,福奇已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但在白宫发布会上的表现,让他成为像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和“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一样家喻户晓的人物。

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这不是我的风格,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我是一名科学家,一名医生,一名公共卫生人员,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

4月7日新增出院10例。在院的117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03例)中,轻型26例,普通型86例,重型2例,危重型3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