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者吴春红回家了:我想大哭一场 要求恢复名誉


工作中的张健  受访者供图

“王强(化名)是我接收的第一个患者,也是最年轻,病情一度最重的患者,作为一名医生,看到患者出院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因为一名危重症患者能挺过来,甚至出院,是非常不容易的。”说起这名46岁的武汉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辽宁援鄂第三批医疗队队员、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健依旧感慨颇多,从2月10日住院到3月14日出院,与患者相处33天,成了生死之交。

对于甘肃报告的胡某某病例,咸宁市卫健委3月31日发布消息称,咸宁市将继续关注患者胡某某以及同行的杨某某和黎某的隔离治疗情况,深入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加强咸宁市隔离留观人员的后续检测工作,加强全市疫情防控“外防输入、内防反弹”工作,慎终如始,不获全胜决不轻言成功。

2月16日,入院第7天,是复查CT的日子。看到肺CT结果让我心头一紧,影像明显加重,肺炎在进展,上了激素,我对他详细解释着病情,同时我的心里逐渐开始担忧。

“张医生,我的化验血脂高吧,用吃药吗?”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 张健/自述)

他的呼吸困难依旧不是非常明显,但是慢慢地,他变得沉默了许多,不那么爱说话,不再提问。

另一方认为目前病情虽然恶化,但整体呼吸状态没有继续恶化,在高流量吸氧情况下,支持参数并不是很高,现在进行有创机械通气,开放气道会增加继发感染等问题的可能,可以再给他机会看一看。

一方认为应该立即插管,近几日氧合下降,氧合指数在150mmHg,呼吸频率在30次/分,影像学进展,早期插管能够避免继续恶化。

说完,我正要挂断电话时,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抑制不住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