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一家居厂着火5人死亡 吊车救下被困楼顶人员


世界体坛还对1972年奥运会上的“慕尼黑惨案”还留有记忆。当时面对11名以色列运动员被恐怖分子杀害的气氛下,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布伦戴奇说:“奥运会必须进行下去。”

IOC给出的理由是《奥林匹克宪章》第32条第3款中所规定的,即“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日期是由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IOC Executive Board)来决定的。”

日本已经为奥运基建等花了几百亿美元。

对此,国际奥委会新闻办公室在给澎湃新闻记者的邮件答复中否认了这一说法,“根据《奥利匹克宪章》第32条第3款的规定,奥运会的举办日期由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决定。”

第五,新冠疫情的全球应对,客观上会巩固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中国外交理念将会得到更多理解和支持。疫情会深刻改变国际贸易产业链与供应链布局。中国目前克服疫情的成功表现,客观上增加了世界对中国的信心,中国作为全球经济稳定与深度融合之“锚”的地位更趋牢固。抗疫过程中,中国与日韩意等诸多国家相互驰援的经历,也在改进各国民众的“中国观”,推动各国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理解。

的确,作为人类体育的盛会,拥有124年历史的奥运会其实从未远离过危机。

根据现代奥林匹克的规则,只有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的最高权力机构——国际奥委会全会,才有权通过、修改和解释《奥林匹克宪章》,这需要召开全体大会进行投票表决。

在抗击疫情方面,由于缺少试剂,限制了政府的病毒检测能力,但政府正在和学校及私营部门合作增加检测中心的数量,并优先对一线的医生和护士进行检测。

其次,各国过去两个多月的抗疫表现将改进“国际关系行为正当性”的基础。抗疫的“国际行为正当性”源自一国内部的自由民主价值观还是主权绝对观已经引发相关国家争论。疫情严重传播将促使人们在“民主抗疫”与“主权抗疫”间寻求妥协。去意识形态化与弱主权化,将很大可能会成为国际应对公共卫生安全议题的普遍行为准则。

2020年,是体坛大变局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