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前英国首相卡梅伦恩师辛克莱因新冠去世


据印度卫生部官方网站此前公布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2日上午9点,过去24小时印度境内出现死亡病例12例,创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死亡病例新高。

另据印度媒体报道,孟买的塔拉维贫民窟4月1日首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患者当天夜里因病情加重在转院过程中死亡。公开资料显示,塔拉维贫民窟是印度最大的贫民聚居区,人口密集,空间逼仄,卫生状况堪忧。

在美国,特朗普总统的表现如果按照严肃标准基本就是个笑话。他长期宣扬疫情“风险很小”,要大家不必担心。他说的那些话比被唾沫淹没的中国学者曾宣扬的“可防可控”不知道要夸张多少倍。他彻底转变态度强调疫情的严重性还不到一周时间,但美国选民们不仅不记他的仇,很多人比平时更支持他了,真是有意思。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印度在医疗资源上的投入少,是外界担忧其疫情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即便作为发达国家的意大利和西班牙,持续激增的病患也使多地呼吸机等医疗设备紧缺,而在印度,2016年其对医疗领域投入的资金只占到全国GDP规模的3.7%,令它成为全世界排名垫底的25个国家之一。医生和护士数量、医院床位数量,在世界上也是垫底的。

“包括印度、孟加拉国、尼日利亚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是下一阶段疫情防控的重点。”4月3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教授接受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说中国疫情是第一波,欧美国家是第二波,那么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就很可能是第三波,务必需要做好防控。他们的成功,可能会对全球疫情防控胜利起到决定性作用。

如果仔细观察美国官员们与公众的互动,很容易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疫情催生了美国社会的焦虑,大家会比平时更关注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州长们的表现,这给那些官员创造了更多在舆论中聚焦的机会。他们此时要做的不是认真推动一个非常有效而且有现实执行可能的抗疫决策,而是要判断自己露面时什么样的表现最能对得上公众的期待,有利于赢得支持。

“世界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虽然中国做得非常好,但如果其他国家,尤其像印度这样的近邻大国,一旦出现暴发的话,非常麻烦,也会给我国造成非常大的压力。”徐蒙表示,有很多人认为,印度属于热带国家,不利于病毒的流行,但目前对印度疫情下此结论还尚早。新冠病毒不认国家、种族、政治,在全世界发起猛烈攻击,哪个国家抗疫做得好或者不好,一目了然。

西方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是这样,政府干得太差了,手笨所以练就了一张“灵巧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