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合肥女子民兵战“疫”线
来源:安徽合肥女子民兵战“疫”线发稿时间:2020-04-06 15:41:05


而病毒的不断发展和变化也为疫苗研发增添了难度系数。17年前,SARS在其出现次年的夏天悄然消失,之后再无踪迹,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疫苗的后期试验无法进行。

【土耳其单日新增新冠肺炎病例超3000例 累计确诊23934例】

美国艾奥瓦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斯坦利·珀尔曼(Stanley Perlman)对这一问题则持更为肯定的态度,他预计新冠病毒在今年冬季再次袭来时,新一轮的暴发会更加严重。

相比传统疫苗5至10年的研发周期,本轮新冠疫苗研发提速让公众倍感振奋,与此同时,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越发受到关注。

3月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忠伟介绍,国家科研攻关组专门设立了疫苗研发专班,沿着前述五条技术路线推进疫苗攻关工作。

【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0万例】

伴随着国际疫情的严峻形势,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制愈加紧迫。在全球范围内,一场新冠疫苗研发的国际竞赛早已激烈展开。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21日,全球共有51个候选疫苗在研发,其中有两家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而据英国健康与社会保障部最新消息,英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38168例。此外,英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从2921例增至3605例。

与腺病毒载体疫苗相同,mRNA疫苗的突破口也是S蛋白。

新冠病毒是如何入侵人体细胞的?这是疫苗研发前首先要解答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