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麻省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卢山:中国做出抗疫榜样


这项研究的名称为《Fundamental principles of epidemic spread highlight the immediate need for large-scale serological surveys to assess the stage of the SARS-CoV-2 epidemic》,于当地时间3月24日通过社交账号发布。

问:其他国家能从中国应对新冠病毒的经验中学到什么?

此外,高福院士还对病毒是否起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中国分享病毒数据是否及时、疫苗和药物研制进程等关键问题,作出了解答。

在我看来。美国和欧洲国家最大的错误就是,

以下为观察者网整理的采访原文:

问:在武汉检测呈阳性但只有轻微症状的人被送往大型设施(注:方舱医院)隔离,不允许家人探望。其他国家也应该考虑这样做吗?

根据英国和意大利现有的新冠病例数据,该团队运用易感传染恢复框架(SIRf)模拟了3种可能情景下两国的感染情况。

是的。目前,我们没有任何本地传播,但现在中国的问题是输入病例。如此多被感染的旅客来到中国。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这工作就像个侦探,从一开始,每个人都认为海鲜市场是起源地。现在,我认为市场可能是起源的地方,也可能是病毒被扩大传播的地方。这是一个科学问题。有两种可能性。

目前还没有详细的流行病学数据。我们从一开始就面临着一种非常疯狂和善于隐蔽的病毒。意大利、欧洲其他地方和美国也是如此:从一开始,科学家们就认为,“嗯,这只是一种病毒。”